第三世紀東亞的冊封體制-甘懷真

第三世紀東亞的冊封體制

甘懷真/ 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系教授

一、前言

  第三世紀時,以中國為中心的冊封體制發生了重大變化。我曾以朝鮮半島南部的古代辰王政權為研究對象,探討了此一課題,即〈第三世紀辰王政權與東亞冊封體制〉(《新史學》22:3,2011-9)一文。由於辰王問題的史實難徵,故該文重點在於史料考訂。本文則在該文的考證基礎上,集中討論第三世紀中國王權之皇帝制度與其週邊政權互動下所產生的新型態的冊封體制。

二、漢魏之際冊封體制的改變

  所謂冊封體制,是當代歷史學家描述東亞國際關係及其所形成的秩序結構的用語。扼要言之,所謂冊封,其具體行為是(中國)天子授與域外的政權首長以官爵。這種冊封的行為具有二面性。從天子的立場而言,是天子藉由冊封以宣告其支配域外的土地與人民。而就被冊封的君主而言,其政權因獲中國天子的承認而得到統治的正當性。

  上述的冊封體制究竟開始於何時?學者在論及此問題時,都含糊帶過。我想原因是史料中沒有明載,無跡可尋。史料沒有明載,可能是史料有闕,也可能是無此史實。然而,基於學者對於皇帝制度的預設,尤其是對於郡縣制的想像,故有推論從漢武帝時開始者。但此是想當然耳。因為學者多認為郡縣制是完成於秦皇至漢武之間。郡縣制完成的另一面是冊封體制的開始。這種推論出於冊封體制與郡縣制是一體兩面的預設。這種推論也預設了郡縣內外是一條清楚的界線。其內是郡縣,其外是所謂蠻夷之國。基於這樣的認識,郡縣制與冊封制是在同一條軌道上發生。即使冊封體制的完備可能會稍晚。

  此外,我們也認為皇帝制度的理念是「治天下」。對於郡縣之內部,皇帝制度是實施郡縣制。但對其外部,中國天子為示「治天下」,故推行冊封體制。又有學者認為皇帝制度主張「普天王臣」,故以郡縣之內為「內臣」,郡縣之域外為「外臣」。

  然而,這樣的冊封體制成立的學說,有可商榷處。重點有二。

  其一。古代冊封體制的重點是在於君主間(如中國天子與外國君長)的人身關係。各國君主間的人身關係是君臣關係。但多數的冊封體制的推論是基於近代式的領土概念而來,故才會將思考的焦點定在郡縣的內部與外部。內臣與外臣的思考也才會以郡縣之內外為區分憑據。我們在思考冊封體制時,不當以領土內外為考慮的重點,而是注意各政權首長間的君臣關係。有學者以「封建」(封建擬制或擬制封建)定義冊封體制,這是正確且有意義的觀點。

  其二。我們應從郡國制的新觀點思考冊封體制。近年來,學者更進一步且正確的理解了漢代的郡縣制。嚴格而言,我們以郡縣制定義漢代的政體是錯誤的。郡國制當是正確的稱呼。郡國制對於中國史研究而言也不是新鮮的名詞。但舊說重在地方政治制度中的郡與國並立,而新說更強調郡與縣的關係。郡下所轄的縣包括具封建性質的國、邑等。亦即,天子所轄者有二,一是直屬之郡,二是封建之國。郡長官(太守)所轄亦有二,一是直屬之縣,二是封建之屬國。過去的研究是明確的區分出郡縣之域內與域外,然而站在郡國制的立場,則這條界線是模糊不明確的。

  漢代的邊郡所轄之縣更明顯的有直屬之縣與封建之縣之別。所謂直屬之縣,就是我們一般認識下的郡縣制之縣。此外,邊郡所統轄的範圍及對象包含蠻夷(蠻夷為歷史名詞,本文逕用)之國。而這類蠻夷之國以屬國、屬邦的性質而成為該郡之下的縣。漢代的邊郡如遼東、樂浪、玄菟郡等,其下設有支配蠻夷集團的縣。這些蠻夷政治單位的首長隷屬於郡政府,可獲得中國官方所給的官職,如王、候、邑君、三老等。亦即這些蠻夷的政治單位是以封建的國的性質而存在於中國的郡之下。從這個角度看,這些蠻夷之國是漢朝所轄郡縣的一部分,換言之,是在郡縣的內部,而非其外部。我不是要作法理的辯論。蠻夷之國是在郡縣的內部與外部也都無妨。我只想推論一個事實,即蠻夷之政治集團可以被包納在郡國制下,或說是郡縣的一部分。至於這樣的制度算不算冊封體制,亦可討論。無論如何,至少這種郡國制中的蠻夷屬國制度與我們所認識的冊封體制不合。

  本文的主題是探究第三世紀時,中國對東北亞的蠻夷政權的冊封政策的轉換。當時序進入第三世紀,就中國史而言,就是漢朝崩潰的歷程。由於中國史研究過度受到朝代史觀的影響,總認為朝代的滅亡表示國力的衰退。好比我們會有意無意的預設漢末中國勢力從邊境撤回,無力干涉域外。舉例而言,《後漢書‧東夷傳‧倭傳》記載「桓靈間」、「倭國大亂」。因此許多學者就順理成章的推論,「倭國亂」是因為漢末中國發生動亂,故對倭國的支配力降低之故。這可能是錯誤的推論。我們不能將中國當成是一個統一的行動者。這裏的中國至少要包含朝廷與邊郡政府。漢末,中國的政治秩序解體是實情,然實情的另一面是地方的行動者不受漢朝的政治規範,而向邊郡之外侵略。所以漢代後期朝廷權威的失墜,與中國之邊境地方政府、豪族集團的向外侵略是可以並存的。而這正是漢末的實情。

  公孫淵的燕國政權的成立是討論的好例。東漢的遼東郡積極向其域外擴張。在公孫淵之祖公孫度時,除掌握了遼東郡外,也控制了玄菟郡與樂浪郡,以及山東半島的部分。遼東郡政權在漢代時即經營域外的海域,逐步控制遼東半島、山東半島與朝鮮半島所圍成的「地中海」,其影響的海域當延伸至北部九州。

  公孫氏的燕國政權的成立是第二三世紀之交。燕國政權的成立有內外二因。其內是漢朝政局的變化。其外是作為邊郡的遼東郡的向外擴張。在此時,東北亞已從小規模的政治組織與散漫的社會單位,發展成「大國崛起」。這些「大國」有滿州地區的高句麗與夫餘,朝鮮半島南部的諸韓國聯盟,以及日本列島的諸國聯盟。漢朝的邊郡如遼東郡、樂浪郡、帶方郡也應算入這類大國。

  238年,曹魏景初二年,曹魏滅掉了公孫氏燕國政權,包括收復了樂浪郡與帶方郡。曹魏政權更進一步的想藉由戰勝者的高壓姿態,以武力解決東北亞問題。當公孫氏政權強大時,其勢力伸入滿州、朝鮮半島南部與北部九州。曹魏政權解決了燕國問題後,不管願意或不願意,都必須接著處理東北亞問題。若用當時的語言、概念,就是東夷問題。第二年的239年,位於北部九州的「女王國」首領,即「親魏倭王」,其使節向中國朝貢與接受冊封,就是這個系列事件之一。244年至245年,曹魏政權以高句麗為主要的攻擊對象,入侵滿州。我稱之為「正始高句麗戰爭」(244-245)。對東北亞歷史而言,這是一場當時史無前例的戰爭,曹魏軍隊可能進入到西伯利亞的太平洋岸。隨後的246年至247年,曹魏政權又以樂浪郡、帶方郡為基地,與南方的諸韓國聯盟間發生戰爭。《三國志‧東夷傳》以「滅韓」說明這場戰爭的結局。

  從238年到247年的十年間,中國在東北亞是大獲全勝。然而這只是軍事上的勝利。接下來,曹魏朝廷的東夷政策卻是「自主的屬國」的冊封,即承認蠻夷大國的自主性。這初步看似矛盾,然而無論如何,它是事實。現在的史料無法提供關於此政策轉換的史實。本文則從這個時間帶中的二個冊封的事例推論之,即倭王與辰王。

敬請下載pdf檔閱讀全文:甘懷真-第三世紀東亞的冊封體制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