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淑文,日本近現代文學中的都市演講紀實-吳勤文

范淑文,日本近現代文學中的都市演講紀實
吳勤文/台灣大學日文系碩士生

  臺大文學院「跨國界的文化傳釋計畫」,於2015年5月7日12:40至14:10,假臺大中文系會議室,邀請臺大日文系教授范淑文先生,以「日本近現代文學中的都市」為主題進行演講;並由臺大日文系教授朱秋而先生擔任主持人。
DSC06062

活動照片鏈結

 

  講論的內容為范老師近來研究上的整理,關注於日本近現代文學中都市的各個面向。老師先回顧三位學者關於都市的論述,再透過文本以都市中的人際關係為中心進行觀察與剖析。

──「都市」這個概念是如何被思考的?

  猪木武德在《都市文化 近代日本文化論5》中提到,都市的自然形成為工業化與經濟成長的一個面向,而日本自明治以來,從許多時期與地域可觀察到工業化過程中人口往都市圈集中的現象。都市和人口成長、工業化、近代化的相關性的確是很重要的概念。
  丸谷才一發表在《文藝春秋》上的文學評論,特別提起了近代作家和都市小說的關係。一般認為日本的現代主義小說是由一九二〇年代末期橫光利一、川端康成、伊藤整所展開,丸谷卻指出夏目漱石早在《三四郎》這部作品中呈現了都市小說的特徵,因此認為日本文學第一位現代主義者乃二十世紀初頭的漱石。從丸谷的評論中可發現,他認為《三四郎》是第一部現代主義小說。《三四郎》中所描繪的都市,丸谷認為其中「個人」的存在是強烈而且孤獨的,作品中描繪的大學校園、學生宿舍、團子坂(前往祭典的街道)、上野美術館等,作為都市的一景帶有倫敦色彩。我們都知道漱石有留學倫敦的經驗,雖然許多人都說那是不愉快的經驗,但漱石的不愉快和對都市的感受可說是一體兩面的。
  川本三郎在〈Ⅰ消費文化と都市 モダン都市の変貌のなかで〉一文中,提到了田山花袋的《東京三十年》裡所描寫的都市消費文化,如明治三十八年(一九○五)年日本知名的百貨商店受惠於電車網絡的發達,形成了新的都市社會的景象。川本提起了丸谷的說法,並認為在《三四郎》前以隨筆手法寫成的《東京三十年》為更早的都市小說。

──日本近現代文學的文本中的都市

  田山花袋《東京三十年》裡,提到電車網絡的發達與都市化現象,以及人們為了追求流行產生了到都市購物的傾向。作品中也描寫人們聽到飛機聲往外跑的情景,可看出飛機這種交通工具的出現也是都會發展的一種象徵。
夏目漱石《三四郎》裡,描繪了三四郎在東京都會遇到的新奇事物。三四郎看到電車與各種新興建設感到吃驚,半田淳子在《村上春樹、夏目漱石と出会う―日本のモダン・ポストモダン》曾說明鐵路在明治時代為代表新時代到來的交通工具,使用於戰爭或為帝國主義利用來發展經濟,她的論述可做為《三四郎》都會建設現象的參考。另外,三四郎也對都會中的新女性感到迷惘,像是在火車中碰到的開放女性,以及穿著華麗裝扮、極具魅惑力、會說英文且家裡的佈置有西洋氣息的美彌子。三四郎對都會中的景物、人物、都會人的想法感到驚奇的一面,也反映出當時的鄉下知識分子是如何觀看都市的。
  佐藤春夫在《田園的憂鬱》裡,提到的田園景色是相對於都會的概念。作品中描寫一對夫妻,身為作家的丈夫留在田園,而身為演員的妻子到都會從事舞台演出的工作,正是描繪出了有別於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的女性近代化的現象。其續篇《都會的憂鬱》裡,描寫這對夫妻搬回了都市,住屋簡陋,並透過丈夫內心的不平衡顯示出男女在經濟上的落差。佐久間保明在〈『都会の憂鬱』論――日かげ者の真意――〉一文中曾提到,丈夫與妻子最後離異並面臨了朋友孤獨的死亡,伴隨著的是人際關係的完全斷絕,才構成了丈夫所寫的小說的梗概。藤田修一《「田園の憂鬱」論―大正期の感性―》裡提到,透過作品可看出佐藤所渴求的並非生息於現實生活中的女性而是幻想中的女性。而中村光夫〈田園の憂鬱〉這篇論述中,指出兩部作品中人與人互不相交涉與關聯的孤獨基調。這些論點也都特別聚焦於都市中的人際關係。
  谷崎潤一郎在《痴人之愛》裡,描寫naomi的物質慾望、奢侈的生活及招蜂引蝶的性格,也描寫出讓治對西洋女性的美的佔有慾。透過他們到咖啡館的消費、和食與高級洋食的混雜、百貨公司訂製的昂貴和服、香菸、英文字母標題的雜誌等,可一窺當時的都市生活。川本三郎在〈Ⅰ消費文化と都市 モダン都市の変貌のなかで〉一文中將naomi比喻成《三四郎》中的新女性,並指出《痴人之愛》充斥著都市的消費文化。
  村上春樹《聽風的歌》裡,描寫了「我」與「鼠」在都會中獨處,不停地吃進三明治、可口可樂、啤酒、薯條等西式食物;而在《挪威的森林》裡,也寫出了像收音機、吹風機、電熱水壺等家電與即溶咖啡、速食麵等西式的食物,可以看出都市的一面。除此之外,這兩部小說也營造了人與社會之間的疏離感,特別是關於《挪威的森林》,遠藤伸治在〈村上春樹「ノルウェイの森」論〉裡提到,因為直子的男友木月的死,隻身來到都市獨居、與人斷絕往來的直子,透過「我」與外界產生連結。都市中人與社會的關係的確是村上摸索的一個方向。
  陣内秀信在〈Ⅱ比較のなかの都市文化 日本の都市文化の特質〉中提到,東京有雙重意義的競合與組合,透過〈動〉與〈靜〉的構成呈現出雙重樣貌的都市性格。在陣內論調的延長上,范老師透過先行研究、文本的觀察與剖析,指出了現代化交通工具的發達給都市人們生活帶來劇變、對新時代女性迷惘的青年、男女經濟地位不平、生活上的西洋化、近代化與夫妻關係的逆轉、個人與社會之關係的薄弱、人際關係的疏離、不安與迷惘等等元素,為演講的內容作結。

提問時間

田尚文同學(台灣大學日文系碩士生)

Q:剛剛老師提到的五位作家都為男性,從男性作家觀看女性的角度來與都市做連結,或許可以看出都市的樣貌,我比較好奇的是女性作家的部分。或許在田山花袋的時代女性作家還不多,但到了村上春樹的時代,也有像山田由美這樣的女性作家,請問都市如何由女性作家的視點來觀看?

A:男性作家或許跟女性作家有某種程度上的差異,整理資料時剛好手邊都是男性作家的作品。近現代的女性作家如何觀看都市,除了你剛才提到的作家外,還有林芙美子、岡本KANO子等作家也有描寫都市的作品,可以作為一個研究的方向,而女性與男性觀看都市的差異、女性如何在都會中生活,可以做為今後的課題。

朱秋而老師(台大日文系教授)

Q:剛才老師向我們介紹從明治到大正到昭和時代的五個作家,特別是近來十分有名的村上春樹在他的作品當中,更呈現了近代都市中人際關係關聯上的薄弱,是現代的日本社會在都市化過程當中的一個重要的現象。我想請問老師,除了村上之外,是否還有其他現代作家或其他作品有相關的都會描述?

A:其他現代作家我目前還未做相當深入的思考,但就村上春樹這個作家而言,我特別去思考了他描寫的人與社會的關係,他早期的作品較於傾向描寫人與社會的疏離感,但在中期以後,像描寫東京沙林毒氣事件的《地下鐵事件》中人與社會便慢慢地開始有了連結,在之後其他作品裡也有表達出對震災的關注。村上正是利用對社會事件的關心去表達他對社會的關懷。

Q:老師舉出的例子十分有趣,個人與社會的疏離感的確是近代社會的課題。據說日本小說到了現代,特別是網路發達之後,社會派小說幾乎已經消失了,較傾向關注自己周遭的人事物或是個人心情,相對的,村上的風格的改變的確很有趣。

A:這讓我想到了,在311地震後關懷震災的作品也陸續出爐,淡江大學的曾老師也做了一些研究,主要從人跟自然的關係作為研究角度,去探究人與地震之間的關係,十分有趣。

吳勤文同學(台灣大學日文系碩士生)

Q:老師您在前面提到漱石的作品中有感染到倫敦的都市色彩,那漱石的其他作品或今天所舉的作品中,是否也有感染到其他國家的都市色彩呢?

A:我使用的先行研究提到的是《三四郎》這部作品,作品裡頭描寫的哥德式建築便是一種倫敦色彩。漱石更早期留學倫敦時基於參觀博物館等經驗寫出來的作品的確具強烈的倫敦色彩,但其他像《虞美人草》等的作品就真的比較感覺不到。

洪瑟君老師(台大日文系助理教授)

Q:謝謝老師今天介紹了這麼多作家與作品,我想請問除了夏目漱石以外,與田山花袋同時期的其他作家或作品是否也有描寫都會的部分?

A:像是森鷗外小說中也有描寫出都會生活,花袋本身在《蒲團》當中也有不少都會描寫。另外,島崎藤村也描寫女學生到教會學校上學的部分,是一種近代化的衝擊,可以當作理解都市的一個面向。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