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歐立德(Mark C. Elliott)教授史語所演講側記與感想

撰文者: 李孟衡(台大歷史所碩士、本論壇編輯)

歐立德

歐立德教授是美國新清史學派的領頭人物。上週他在中研院史語所進行了兩場演講,講題分別是「關於新清史的反省與回應」(5/25)與「帝國的轉向及其對中國歷史研究的意義」(5/27)。我自己只聽到了第二場,以下是簡單的個人紀錄與心得。

 

歐教授在「帝國的轉向及其對中國歷史研究的意義」的演講中提到了許多精彩且有趣的內容,用我個人的理解來說,是對「帝國」一詞的跨語境認識與其對歷史研究的影響的反省。首先,歐教授說到,目前中文學界已有人使用帝國一詞來形容清朝,但亦有學者不願意使用這個詞,而改用「帝制」。這讓他產生了一個疑問:究竟前近代中國是不是一個帝國?跟西方人所說的帝國一樣嗎?或者應該用一個什麼樣詞彙來形容當時的清朝與中國?

 

於是,他進行了一系列的考證。在翻閱17世紀以降歐洲各國所繪製的中國相關地圖、或提到中國的相關文獻後,他指出,歐洲人一開始也是用王國(monarchia)或王朝來形容當時的中國,大概在17世紀中後半葉以降,才逐漸統一使用「帝國」一詞。這其中還牽涉到歐洲各國語言互譯的問題。有的原文是寫帝國,但翻譯到另一種歐洲語言時,又變成了王國;或是原本寫王國,後來成了帝國。

 

這讓我聯想到一個問題,就是當時人們選擇使用什麼詞彙認識中國,牽涉到他們自身的歷史經驗與所處環境。1648年的歐洲才剛確立了西伐利亞條約後的新秩序,在當時歐洲人的世界認識中,對於王國、帝國甚至是侯國,應該都有不同的定義與概念。因此,17世紀他們用以介紹當時中國的詞彙,反映的就是他們腦中的世界秩序;或者說是他們過去所認識的「世界史」。如同歐教授所呈現的,當時的歐洲人在一幅圖畫中,同時畫出了清朝皇帝與自縊的明朝崇禎皇帝,折射出他們對於清朝有如滅亡羅馬的韃靼人的想像,而其中的崇禎就是羅馬皇帝。是以當他們使用帝國一詞介紹清朝時,他們腦裡的圖像,是羅馬帝國與韃靼人的征服。如此說來,清朝是一個和羅馬一樣的「帝國」(empire)嗎?此處就是我所說的跨語境問題,也是歐教授認為的一種「轉向」。或許正因如此,他在回答問題時也表示,不排斥發明新的詞彙來指涉清朝或前進代的中國。其實不只是帝國一詞,包括中文裡的「民族主義」與「國族主義」兩個翻譯詞彙間的轉變,也是個有趣的議題。歐教授所提示的語言、翻譯、語境與歷史研究等問題,也值得我們繼續探索與深入。

 

其次是有關「帝國」一詞的漢字使用。歐教授在演講中指出,他過去也以為中國近代的「帝國」一詞是由日本傳入。但他後來發現,早在甲午戰爭以前,中國近代知識份子就已經有使用帝國這一詞彙的紀錄。又如嚴復,他把empire譯為「英拜爾」,並加註為「帝國」。這顯示,人們似乎還不是很清楚怎麼使用帝國這個詞彙。如果清末的知識份子對用帝國一詞形容清朝尚且有所遲疑,那我們今天所使用的帝國來形容清朝準確嗎?或者我們需要一個新的詞彙?

 

最後,歐教授對於跨帝國比較的一番捍衛之詞,我個人頗為贊同。歐教授指出,歷史學這的本分之一便是比較。他說到:「我們把清朝當作是一個帝國,因為它有很多特質在當時其他的帝國都找得到,比如鄂圖曼帝國、俄羅斯帝國。有人說這些帝國之間不一樣、不可以比較。照這樣來說,雍正和乾隆也不能比較才對。這樣歷史就不能研究了。」歷史學重視脈絡化,但我們是否考慮過可能因為脈絡化而過度強調特殊性? 歷史是過去人類活動的總和,如果人類活動中有許多可供對照、參照且相似的成分或模式,那麼何以不能做帝國史的比較研究?而我自己的看法是,我認為不只要做帝國的比較研究,也應該將比較研究的視野擴及到東亞的許多國家,特別是那些長期以來被視為中國的朝貢國的國家們:朝鮮、越南、甚至日本等。換言之,我們是否也能將歷史上的日本、朝鮮、越南都當作和中國類似的「帝國」來研究?這是個開放的問題,或許也是未來研究可以思索的新方向。

 

其他有關歐教授兩場演講的相關紀錄:

1.歐立德(Mark C. Elliott)史語所演講之一:關於新清史的反省與回應–https://www.douban.com/note/560034872/ 

2. 歐立德(Mark C. Elliott)史語所演講之二:帝國的轉向及其對中國歷史研究的意義–
https://www.douban.com/note/560501272/

演講資訊相關網頁:

https://www2.ihp.sinica.edu.tw/bulletinDetail.php?TM=1&M=2&sM=2&C=&year=2016&bid=778

圖片來源:

http://newsletter.sinica.edu.tw/file/file/121/12126.jpg

Share